干完这票就自尽的绝望

今天也不想读寄宿

【范魔】欲念与爱与靡颓之歌—第二判断。

是我。
老垃圾绝望
——

“把窗帘拉上好嘛?拜托了——把窗帘拉上吧。”
我睡得很沉,但像是听到了什么人在大声吵嚷着什么,声音尖细的很,吵得我睡不着觉,我下了决心,非要将那个捣蛋鬼揪出来不可。迷糊间,我伸手拽向窗帘,但手感却和窗帘的不同——窗帘是轻薄,绵软而温暖的,而不是这样冰凉而又厚又硬的料子。我诧异极了,睁眼仔细看了看——
是一截袖口,袖口伸出来的,是一只惨白惨白的手,还没触碰就已经感受到了上面凉飕飕的寒气。再往上看,是半张惨白的,小孩子的脸。绿松石一样的眼睛,闪着点点的蓝色荧光,匿在大红的窗帘里。
“噢…拜托了。好心的先生,拉上窗帘吧!”
“……嘿!我可是个基督徒!”说着,我在胸前画了个十字(上帝原谅,当时我画的肯定歪歪扭扭。)他立马痛苦的哀嚎了一声,伸手抓向我的右手。真是恐怖啊!我大喊大叫起来
“呃…呜噢噢噢噢啊啊啊啊!”
很快我就发现了,我的惨叫声并不是做梦时的呓语,而是真实的。
“……!”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晴朗的早上。云是一小块一小块飘着的。不知是不是因为在郊外的原因,甚至还能听到几声清脆的鸟叫。但我却无心欣赏这样的美好清晨。
靠近窗户的那端窗帘被拉开了,而靠近书柜的那端却还好好的系着。这实在是令人背脊发冷。我将被打开的窗帘束起,忽的,一个什么东西以倒挂的形式出现在了窗外。
“WTF!!!!!!!!!”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蛤蛤蛤蛤”
我定睛一看,喔——原来是黑猫先生。此时正倒挂在窗外笑的猖獗。
“喔…刚才真是失礼,请您谅解。”我难受的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寻思着早晨的梦。
“您在想什么呐——这样好的早晨,理所应当的出去透口气,然后喝点早茶不是。”他看起来心情还不错,轻车熟路的就从外面打开了窗户。初秋凉爽的空气伴随着他一起涌了进来。尝起来似乎还不错。
“尝尝吧,这可是最新鲜的牛奶和枫糖浆了。如果您要咖啡的话完全可以打铃,”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他还端着碟子,难以置信的是牛奶一点都没洒,放到桌面上时也仅仅只是荡起了一点波纹。“还有这些新鲜的面包卷,觉得美味的话别忘了给好评哟。”另手端着的,是一碟面包。他从袖口里掏出刀叉和勺子。轻敲一下餐具边缘后放入碟子,便翻窗走了。我曾质疑过那些器皿的整洁程度,但上面别说水痕了——连雾都没有。摸上去也是常温的。
面包的味道好极了,香甜的牛奶和枫糖令人心情舒畅得很。虽说仆人们的进出方式令人难以名状。
空气新鲜的很。我旋转门把,打算出去看看。
“……!”
走廊里有一位持着烛台的白发男子,正要下楼。听见了我开门的动静,回头看了我一眼就走了。几个仆人毕恭毕敬向他问候。
“拉撒路”
……
我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出点什么乱子。
我的主啊——鸢尾色的眼睛!
——
外面吵闹得很,听说是一位擦窗户的仆人摔了下来。人群围成了一圈,站在靠内一点的黑猫看见了我,挥了挥手。
“这边——先生。不过恐怕您的小心脏受不了这样美妙的画面”
我挤开了人群,站到了他身边。
“天……我的主啊!”
那位仆人趴在草地上,血洇湿了一大片。他大口大口的呼气,看样子已经快不行了。周围的人们惊慌失措,大声嚷嚷着“快去找医生”和“别把警察招来”。刚才在走廊里的男人站在伤者旁边。轻轻的念了句。
“Lazarus”
周围的人安静了下来,伤者翻了个身,声嘶力竭的向他伸出手。
“…father!请拯救我!”
人们高呼father。但这个动作耗费了他所剩不多的生命。伤者抽搐了一下,最终没能撑到医生到来。
送葬的人过来拉走了尸体。人群三三两两的散去,我跟着人流,正准备一起散开。那个男人却拦住了我,旁边不远处的黑猫笑嘻嘻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捂住脖子做了个鬼脸。
我慌张极了。
“亚伯拉罕·范·海辛”
他将烛台换了只手拿着,然后把空出的右手伸了出来。
“马可·波罗”

【范魔】给对皮写封信x

今天是万圣节。
月朗星稀的后半夜。魔术师扣紧了帽子,随意踢开了街边的包装纸。几个小时前是万圣节前夜,乱七八糟的很。他没去。大概也就是那样子吧。嗓子眼又干又疼。咳嗽的几声差点把肺咳出来。医生说是支气管出了问题。他也就只能假装信服哄哄他们罢了。
他难受的要死。哒哒哒踩着皮鞋的脚步没有停下。他其实想哭,蹲在街角鬼哭狼嚎。但那好像被什么禁止。他差点就把魔术师基本准则拿出来了,但是脑子比他的手要更快一点。
噢。我们要有上进心,有目标,不颓废。
整条气管都难受的发慌。气管深处痒极了,扁桃体疼得厉害,他不想吞咽,咳嗽,以及打哈欠。毕竟这同样会牵扯到扁桃体。
他一路咳嗽着。推开了一家整洁小旅馆门。躺在床上。几个月的放纵与享,外加苦行僧一样的生活。他恨不得花重金找个婊 子操。操 她或者挨 操。
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他需要休息。于是他随手抓了一张崭新的报纸,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他眯起眼,仔细用失去聚焦能力的双眼分辨。
伦敦起火。
他又看了一眼日期。
操 他 妈 的。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事儿了。呼吸过程中,他觉得有什么在堵着他的气管。呼噜呼噜的上不来气。他闭上了眼在寂静的夜里。涡轮的轰鸣声在他耳边响彻云霄。
他正身处伦敦。
他的猎魔人小男友此时正在几千万公里外的罗马尼亚睡的正酣。他当然不叫李白也不叫范海辛更不叫加百列加布里艾尔。不过他已经能想到他的小男友在哪怎么样了。
“亚伯拉罕,为什么你没有染成白发来纪念我们伟大的先祖范海辛!”
“报告。我的一个魔术师男友喜欢我的棕发。”
“魔术师!那些可恶的骗子。我赐予你上帝的真迹,你拿着剑去杀了他……”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那样钝的锋利的一把剑,将悄悄撕开他的胸膛。如果他是趴着睡觉的说不定会直接扭断背脊。
他抱着枕头大口大口的痛苦喘息着。像溺水一般。嘶哑着喉咙声嘶力竭歇斯底里的咳嗽。
他要死了。
……
他费力的抬起笔。缓慢而吃力的书写。
“亲爱的亚伯拉罕。很抱歉再次打扰您…但为了我能活下去,请…寄来”
他喜欢他略微幼稚的思想。
他要死了!

【范魔友情向】关于一些回忆。他们都有自己独属的标题

是的,是这样的,是列表里的一位酷姐猎魔人送给年幼的中二少女魔术师的。

其实你们可以随便搞我的文章啦,在哪里读,怎么读都行。很随意。当然我们还是得对仓颉尊敬一点,善待文字。

我知道其实大家更关心之前上面说的那两位,虽然只是相对而言。不过我还是不过多磨叽了。——

成女范海辛x少女魔术师。别xx瞎转载。谢谢你了。



☤Soul Calling




“ I guess it's been so long。”

『我猜这应该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整日整夜的祈祷,焚烧羽翼的绝望,一切都将引领曾经的骄傲堕入黑暗。


“ I almost forgot how to smile。”

『差一点儿,我就该忘记如何使用那道温和的弧度。』


造物本就不该拥有他独有的情感,所有的感情只是涂装时的误区,他妄想摧毁属于天使心中的伊甸园,渴求着以一己之力反驳天父的差池。


“ Um? ”

“ Hey,can you hear me? ”


听啊。所听为何?


我的心跳。我的情感。我的爱。


“ Um? ”

“ Hey,can you hear me? ”


听啊。所听为何?


我的热切。我的执著。我的躯壳。


“ Um? ”

“ There's always a way. ” 

『你知道的/你总会有出路的。』


听吧。我将诉说我所有的一切,我的灵肉,我的荣耀,我的哀切。


“ I heard your voice, 

It cut through the darkness around me. ”

『是我听见了你的声音,斩破我周身所有黑暗。』


黑色海洋的深处,永眠冰棺的内部,风沙铸城的高塔,穿心而过的三曲剑。


“ How dare you. ”

『但你怎么敢呢。』


如果那玻璃罐装栽着你的全部生命,如果那些白色的小药片和天使同等价值。


“ I will have them all, and you will keep your heart beating'cause of me. ”

『我将成为这些东西的合法拥有人,而你要为我活下去。』


“We make the rules ,and now it's your turn to deal with it. ”

『是由我们来制定规则,我已经插手太多,现在则是需要你来完成它。』


“I don't care what you do, supernatural or use the trick. ”

『我不在乎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拥有超自然的力量或者是什么骗人的鬼把戏。』


“ Remember that, you owe me,and you love me. ”

『给我记住,这是你欠我的,你也是爱我的。』





上面的是第一篇。接下来是第二篇。



︎︎海洋与长颈鹿




『Breathe in, breathe out。』

#呼气,吐气。#


海洋是广阔且无垠的,带着海水咸腥味道的风偶尔会裹挟大陆鲜花的浅淡香气,而摇摇晃晃的船舱则很适合午睡。


『Another memory, another moment passed by.

Everything is meant to be。』

#又是一段回忆,又一段回忆匆匆而过,所有都不过是注定而已。#


会在无聊的时候咬面前铁栏杆,咯吱作响,最后因为觉得太好笑而放弃,跳下去吊床跑去问海盗小姐要一些朗姆酒——没有威士忌!


『Least that's what they're telling me. Move on, let go. No use in living for yesterday. 』

#至少这就是它们告诉我的,继续前进,松手放开,

没有必要为昨日驻留。#


向死而生,畏惧真理,又迎面而上。


『The past is behind us.』

#那些都过去了。#


自天坠下,海水翻腾,是大梦初醒。


『It's tomorrow that defines us. And if you find that you don't know what to do, it'll be alright...soon. 』

#定义我们的是明日方向,要是你发现自己不知如何是好,一切会安好...在不久的未来。#


海盗小姐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我没有去过的地方。


东方可能更甚,这里也够呛。


她说,你嘛,可能更喜欢动物吧?


『Stand up, hold your head up high. Cause you'll make it through, and if you feel like you're about to fall. 』

#站起来,扬起你的头吧,因为你总能度过这些,

要是你感到自己快要倒下的话。#


『Well, I'll catch you. 』

#嗯,我会扶着你的。#


天使并不俯视于人。


只是他们还没有找到存在于空中的阶梯,无法站到我们身边而已。


所以就由我们来寻找他们。


没有原因,也没有理由。


因为生来要赋予他人爱与恩赐,智慧与未来。


『And if you feel like your life is all over the place, 

just open up your arms wide and I'll fill the empty space. 』

#要是你觉得生活处处不如意,只管张开你的双臂,我会填充你空缺的那一部分空间。#


有很多人的感情是晦涩且苦闷的,但有什么比天使没有情感要来的不方便呢?


我明白什么是爱。


爱不是大多数人类接吻时的心情,也不是他们发了一笔横财时候的样子。


是当他们哭泣的时候。


因为爱所以沉痛,因为沉痛所以哭泣。


他们是很合理的。


『And if you find that you don't know what to do, 

It'll be alright... 』

#要是你发现自己不知如何是好,一切都会安好...#


每一个人生来被爱。被珍惜,或得天父所爱。


“Hey… I mean, do you want travel with me? ”


长颈鹿真可爱呀,不是吗。


『Did you know that you shine bright? 

You're glowing and you don't even know it. 』

#你知道自己的光泽有多耀眼吗?你只是自己还没有重视自己的闪光之处啦。#


天使会吸引魔鬼,而人类则会吸引天使。


他们才是,最纯净而闪烁缤纷的荣耀。


『And I know sometimes you get confused, 

and there's just no getting used to it. You gotta push through it, and it'll be alright...soon.』

#我知道你时常会感到迷惑不已,不要习惯于驻足脚下,你要循序渐进,一切会安好...在不久的未来。#


“它好像那座高塔噢,魔术师。”


“我想这不是你扯着我来旅行的原因。”


“不,这是,魔术师。”


「I'm always here. 」


「For you. 」






想一想,痛哭流涕的少女魔术师,面容和脸颊还没有张开。就连脸上的肉都带着点婴儿肥。穿着与发饰平淡无奇(当然,是较其他更靓丽的魔术师及其他职业的女士或小姐们。她们的靓丽是值得赞扬的,为世界增添了许多光彩)身旁还放着四碗鸽子汤——两碗已经坏掉,发酸。另两碗已经被喝完。怀里抱着一本破破烂烂的笔记,上面是歪歪扭扭的字体。《范海辛》

它当然是天使。

它是。

没有人会为昨日驻留。没有人会留恋一个普通小女孩的无病呻吟。就像老鼠总有办法逃生。诗人们也总也不愿写下。

它说。如果我有一天不在了你怎么办鸭。傻乎乎的一个,真的很担心。

她好开心。甘之如饴

刚刚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了不少东西。
没人听。

门把。

是个很有意思的脑洞。
磕点西幻组。模范x。
看起来貌似是狄爹监禁了范哥但其实更像是那个狄狄畏养了只定时过来看望他的宠物。噢还供饭。
嗯……是的,我写的确实是监禁pa。吧……。
ooc注意!!!!划重点。
——
魔术师转动门把手。
这是一种常态。已经持续了一年半之久的活动。
开门。面对门内的一切。收拾。关门。
今天他显得很正常,一两根盘踞在头顶的白毛晃晃悠悠。他坐在椅子上,双腿微微分开,两只手肘拄在膝盖上,十指交叉握着垫着下巴。是一种很累挂钩骨和脊椎的姿势。
魔术师如是想。
空气很沉重,压的人快要窒息。但并不令人想要逃走,十分舒适。压抑的令人想要睡一觉。
范海辛确实睡了,在魔术师开门之前。那一觉他睡得很舒服,很香很甜。梦里他就像一碗被打翻的牛奶,四处蜿蜒。
魔术师抬脚,但还没等到落在门内的地面上时。突然的。
“四月最残忍,从死了的,土地里滋生丁香,混杂着回忆与欲望,让春雨挑动着愚钝的根”
这是艾略特的诗。
脚落地了。他是安全的,他快步走上前去。
“有些月份,大自然特别欢愉,也特别躁动。三月出野兔,五月必出女主人公”
这次是拜伦的《唐璜》
“你呢?你感到你骚.动吗?”
他漫不经心的用装午饭的瓷盘的碎片修整指甲,魔术师不敢给他指甲刀。他能用最小最小的刃割破喉咙的苍穹。
脖子上有一层厚厚的痂。就动脉那里一小块,但很厚。后来魔术师就不给他指甲刀了。
他以为最坏的情况是铺了满地的所罗门法阵,以及在阵眼的,满身血污的给他一句关于“别踩我的法阵”的咒骂。
于是他就要急忙用脚尖碾碎,将法阵变得模糊。或者是用肮脏灵魂的血来抵消阵眼中的天使。
有时候他会想,这难道是病句吗?
“嗯…嗯?天使?我不是呀。”
他会这么说的——他当然会这样说!他当然也不是天使。
于是魔术师就要警惕起来了。说不定他下一秒就会倒过来坐椅子。头在下,脚在上。
其实倒过来也很有意思。
被压扁,被欺凌。
魔术师走到他面前,坐下来,仰视椅子上的范海辛。
他把肩膀扭到了。动一下都疼得慌,但他还是坚持坐在那,仰视着,仰视着。
十一月种花会开吗?
不会。
快到十一月了。范海辛坐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的想。冬天——下雪——被冻死。
“不会的,不会的”魔术师小心翼翼的嗫嚅了两声。
在这个世界里。
只有你和我,别无他人。
就像鱼和水,白云和天空。
——。
好奇怪。什么玩意啊写的。真的是监禁吗。

你是那一瞬间的燃烧灯芯上的磷,

你是那一阵手帕上的裸露线头。

你是下水道里的美丽金沙,

是沙石铄瓦中的野生旅鸽。

我是哑巴,半个瞎子,没有手的残疾锡纸。

我被燃烧的磷粉炸断了手

我被一方线头缠断了喉咙

我被死去的鸽子啄成破烂

我被污烂的金沙闪瞎了眼

叮叮咚,叮叮咚。

谁敲门啊,我敲门啊,

你是谁?我是谁?

我是什么。你是什么。

哦,我是两个月前的你啊、

哦,我是跟不上大家的你。

被翻黑历史了。
惊恐

【范魔】(标题待定)欲念与爱与靡颓之歌

码个头试试文风,后续应该是有吧x调休在家我闲得慌xxxxxxx

人物高度ooc,完美诠释人物性格偏差x

亲亲我的macro·Polo啵唧唧xxx菠萝第一视角x

来,共同欣赏绝望式ooc吧xxx

我写这篇传记的原因出自于我的人道主义。而并非想要成为什么大仲马小仲马或是什么勃朗特三姐妹再或者是什么十九世纪末的洛德伍德。当然,如果它能出名的话自然是再好不为过了——也请原谅我用如此拙劣的文笔与恰当的修饰写出这个故事,毕竟,人在将自己脑子里的东西投射出来时,总是会和理想有偏差的。

于1883年5月。


——

1880年9月:

事实上,我并不确定我现在是否在做梦。毕竟无论是任何一个人遇上我这种情况也会感到诧异的。——只需花上一个月两百英镑的价钱,就可以租到一个不亚于巴黎英国咖啡馆的大雅间的屋子——年租还不会涨价。这于一个打算在巴黎郊区做短暂旅行的旅人来讲,也是十分合算的了。

的确。这间屋子位于巴黎郊外,准确的说,是这座位于郊外的赌场里的一间屋子——至少在这座辉宏的城堡易主前,它还在运行着赌场该有的作用——直至主人的死亡。

这是一座足够巨大的堡垒,与众多巴黎的建筑一样,据说它在十六世纪中叶就已经存在了,至于真假却也就难以分辨。其仪态万方的程度,是绝不亚于那存在于东方历史上的夏宫的——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毋庸置疑,这座赌城至今仍然是一幢雄伟壮丽的建筑.然而,尽管它不减当年的风采,但,岁月和人力对这座令人肃然起敬的,功勋一样的丰碑的损坏,却也同样是令人惋惜的。

首先让我说说它的正面吧。三道尖顶的拱门占据了绝大部分墙体,巨大的花瓣格子半圆窗户就砌在正中,两侧有两扇较小的,如同执事与管家般存在的侧窗,以及在城堡两侧的空地上,用娟小秀气的小圆柱支撑着的又高又削的月桂拱廊,连接着两侧的两座巍然屹立的钟楼,上下共六大层的,外侧的半旋楼梯,都是那雄伟壮丽整体中的和谐部分,所有这一切,连同着附在这座华美非常的整体的那无数浮雕,雕塑和镂錾细部,都相继而又同时地,成群地展现在眼前而又有条不紊。可以说,这是劳动人民用血汗与石料,木材共同编制的雄壮的交响乐,虽算不上是什么经典名作,却也可以算得上是巨大杰作了。它既繁杂又统一,仿佛是神的艺术品,窃取了神造的双重特征:永恒性和多样性。

中世纪奇妙艺术,几乎在任何国家,尤其在法国,其遭遇大多如此。一连串政治宗教革命,就其本质来说,这些革命都是盲目而狂暴的,不分青红皂白,一味发起向中世纪艺术冲击,撕去了其雕塑和镂刻的华丽衣裳,拆毁了其花瓣格子窗户,打碎了其蔓藤花纹项链。歇斯底里。再次是时髦风尚,越来越怪诞,越来越丑陋,从文艺复兴时期种种杂乱无章和富丽堂皇的风尚开始,层出不穷,导致建筑艺术的衰落.时髦风尚的破坏,比起革命更甚。

综上所述,而我也不过多赘述。这是一座幸存者——较其他建筑来说。对于这座城堡的外貌,我已经讲得够多,下面,我又将介绍我所知不多的历史——关于赌场来历的一些谣传。在我个人看来,最为可靠的一种便是这样了——但它依旧扑朔迷离,带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离奇:

这似乎是某个西班牙军官,在战火中发了家挣了钱,在巴黎郊区买下了这样一块寂静的森林并盖起了一座城堡用于供他和他的情妇们消遣——就是如今这座。

然而,在城堡动工不久,军官就死了,他留下的财产也仅仅只是维持城堡大兴土木了一阵——便以未完成品的姿态竣工了。后来又有一名外国神父看中了这里的寂静与安匿,似乎是希望号召人们捐款来将其买下并建成,作为教堂,济贫院,修道院来使用。不幸的是,他比那位军官的命运好不了多少:在筹到一笔可观的数目并再次开工后不久,他便被掉下的横梁砸死了。在他死后,这片土地的所有权便继承给了他的一位远房亲戚——也是最后一位亲戚,他的一位做海上生意的侄子。但同样的,很快,这位刚满十六岁的小继承人便在航行中罹难了。这片土地便被托付给了他的姐姐。一位并不出名的交际花。只不过,这位美丽的小姐也同样没能逃离这似乎是被诅咒了的地方,在她接手这片土地后,不过寥寥几月,她便生下了一名不知父亲是谁的男婴,撒手人寰了。而这名男婴,则被一名她的仆从照顾着长大,直至成年后,接管了这儿——没人知道那位仆人是哪里来的钱,但,等到那位交际花之子接管这里时,这儿已经是现如今的模样了。

这座赌城是一种过渡性的建筑物,当中殿最初的大柱被萨克逊建筑师将竖起时,十字军带回来的尖拱式样,已经以征服者的姿态盘踞在原来只用于支撑圆拱的那些罗曼式的宽大斗拱之上。尖拱因此后来居上,构成这座城堡主体的其余部分,然而,初出茅庐,还有点胆怯,所以显得有时放大,有时加宽,有时收敛,还不敢像以后在许许多多城堡所展现出来的那样象箭似地直刺天空.这大概是因为它感觉罗曼式的粗笨柱子就在近旁。

说了这么多,也该说说我租下它其中一间房子的原因了。不错,它的现任主人便是那名传说中交际花的男婴,虽说具体身份我也无从得知,在接管这座城堡后,将其作为了赌场使用。而他本人呢,则作为庄家常年留驻赌场——每年有八个月呆在这,其余四个月则去温暖的热带小岛或是法国的乡下去躲避冬天,再者就是约克郡了——那儿的羊毛有多好,想来不用我过多为大家赘述。偶尔,他也会去王宫一带的王宫剧院看戏。当然,喜剧剧院也是深受他的青睐的。还有传言说,他为了在旅行期间保证赌场的安全,而不让人砸了场子。特意从教廷雇了一个似是被诅咒的打手过来——当然,我个人认为传言中的那位白发打手更可能是患有糟糕的白化病。

而不幸的是,这位年轻的先生于一个月前,也就是正值盛夏的八月逝世了。而按照他本人的意愿,将这座城堡留给了那位陪伴他从小到大的仆人,及那名打手,而继承赌场的条件是让这座赌城永远热闹下去,而赌场中的空余客房可以出租——除了他本人住的那间主卧,及两位继承人的卧室。

而以上这些情况,均是由那位仆人告知我的。

令人诧异的是,本应年过半百的那位仆人,看起来却像是个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年,而他的头发却是蓝色的,被挂在马厩栅栏门上的挂灯映的微微发出紫橙色,我惊讶的看着他。当时正值半夜,他正把我骑过来的马栓进马厩,借此机会,我也可以很好的打量打量他。

他外面披着一件黑紫色的披风,看不清里面穿了什么,头上戴了一顶大的惊人的帽子,同样也是黑紫色的,看身形和外貌最多也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这时,他拴好了马走了出来,拎起灯就要走,我急急忙忙跟了上去,夜里的风很大,吹得我的帽子险些飞走,而他的披风却一点飘动都没有。这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我快走两步和他持平,开口问道

“先生,您好,…请问您尊姓大名?”

“黑色的猫。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嗯?”

我疑惑极了

“黑猫,我的母亲的东方的海民,认为名字起得低贱点,孩子就会顺顺利利的活下来。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真是独特的起名方式啊…其中一定蕴含了您母亲对您的爱吧”

“当然。她把我卖到这儿来了,要不您又怎么能在这儿看见一名亚裔仆人。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他稍稍停住了步伐,斜着看了我一眼。我自知失言,歉意的冲他笑笑后急忙扯开话题。

“呃…十分抱歉,先生,还万望您能原谅我的失言…唔,风这样大,您的披风居然一动不动,这真是太奇怪了。”

“黑猫通灵。这是东西在神学上的认知共同点。有太多恶灵依附在上面了,它太沉,风吹不起来。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不…没有了。”

这位先生的聊天方式也真是独具一格。

很快,我们便行至赌场门前,他带领我绕过螺旋楼梯,来到东面的小角门,推开门后示意我跟上他并关上门。我照做了。他又领着我穿过了一条走廊,拐了个弯来到另外一条走廊,他推开了走廊最里面的一扇门,并交给了我一把钥匙,说

“Macro·Polo先生,这是你于两周前预定的那间客房,租金为两百英镑每月,明早到赌场大厅那付款就好,你还有什么疑问及需要吗?”

说也奇怪,这里的付款货币是看房间的装潢风格来确定的。例如我所租的这间屋子是英伦风,自然需要用英镑付款,而如果租了西班牙式的,就需要用西班牙银元,法国式的呢,法郎,埃居和里弗尔随意挑选,如果你租的是一件东方式的屋子——自不用说,要用那边的货币来付钱。

“请您帮我把房间里的壁炉生上火后,顺带给我来一点红茶和热粥吧,我现在可真是又冷又饿啊,先生。”

他耸耸肩算是应允了我的需求,打了一下铃找来一个下等仆人来给我生火,我这才注意到壁炉里已经塞满了柴火,只等点燃了。而他本人则顺着走廊离开了,想必是去厨房拿粥和红茶了吧。我趁此机会,也没闲着,仔细打量起了这间屋子。

整座赌场是坐北朝南的,而这座屋子整体呈长方形,窗户冲着南面。打开门后正对着的就是窗户,红色的天鹅绒窗帘被端端正正的束起,挂在窗户两侧。窗前有一张书桌,紧挨着书桌左面的是一张床,而书桌右面紧挨着墙的,是两个大书柜,其中一个装满了书,另一个空空荡荡,只有两件衬衣,看来是作为衣柜使用的。而进门左手边,正对着床脚的的就是壁炉。那名仆人生好了火,恭恭敬敬的向我鞠了一躬,后退三步后转身离开了。恰巧,黑猫先生这时也端着茶与粥回来了,他将粥放在了书桌上,然后是茶壶。说道:

“这是粥,喝完之后打铃让仆人拿走就好,至于茶叶…”

他停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轻声念叨了句话

“今天的红茶,您是想要大吉岭还是安徽的茶叶呢…”

“嗯?”

“…不,我只是想起了一点事情而已…关于…不,晚安。”他飞快的安顿好茶,急急忙忙要走。但他刚才那句话极大的勾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又岂能让他这么轻松就跑了?

“请稍等!…您能为我讲讲您那句话是怎么回事吗?”

黑猫愣住了,他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我,遮遮掩掩的挥了挥手。

“……我是这整座城堡的管家,有很多事要忙,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晚安,愿你星辰如梦。”

他放下蜡烛急匆匆的走了,似乎还有个夹杂着白色的蓝紫色身影和他一闪而过。我关上了门,吃完粥喝完茶让仆人拿走空碟后,躺在床上盖好了被子。可却怎么也睡不着。我已经被这座城堡的原主人及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我没有拉窗帘。很快,我便望着璀璨的星空,带着满身的疲惫入睡了。

tbc.

四千字,我却连正文都没码上。爆种了x

山邪:

重发一下,之前qq号挂错人了……。先说一句对不起。

这个被毒瘤怼的就是之前退坑的尘埃病毒太太。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她。她注销了自己1000多粉丝的lof账号,真的非常心疼她……
恶有恶报。

【范魔】想。

气气。

我很怀念d5出之前的魔术师tag。这样。

——

魔术师吃完安眠药,关好窗户和门,躺在床上,盖好被子,他要睡觉了。

他在做梦。

想……

他在梦中想起了他年少懵懂去大唐游历时被范海辛撞见的惊喜和惊讶。当时他买了一包长安最负盛名的点心铺的抹茶点心,在他刚吃完最后一个的时候被猎魔人撞到导致他吓了一跳,随即他细细观察起猎魔人。

“Ashh……是魔术师先生吗?真是好久不见了。”

他看着比自己年长不少的猎魔人将刚要冒出来的骂娘脏话硬生生憋了回去换上一声问候。笑嘻嘻的怼回去。

“是呀是呀,猎魔人大人今儿怎么没去勾搭小特使呀~。”

黄沙翻滚,是场景兀变。

猎魔人手持纸牌,坐在赌桌那端,他笑嘻嘻的询问。

“怎么?魔术师先生今天看起来心情不大好,这是失恋了还是怎么着?”

他强压下把手里剩下的纸牌全怼到对方脸上的冲动,看着猎魔人那张欠揍的脸坏笑的和某个圣殿的老流氓一般。他半羞半恼的骂了回去。

“先生——我还没有恋人呢!”早恋不好哇!

沙浪滔天,仍记忆犹新。

他站在窗边-——该说还是小孩子吗——捧着一杯余温未散的牛奶。轻抿一口,唇齿留香。

他看着窗外两个面容相似之人在一起打架的同时顺便还和那个意大利商人下起了不大不小的赌。自然嘛,谁喜欢谁就压谁咯。年少气盛的他啊,依旧如故的把希望压在了范海辛身上。

输了也没办法嘛不是。

猎魔人很快回来了,尽管他输了也依旧不忘和魔术师打趣。

牛奶被震飞洒在桌面上,书本上,乃至是讨厌脏兮兮的魔术师的手上。他生气了。范海辛急急忙忙的拿纸给他擦并细心的哄。

你需要一个制高点。天使在他身边哄诱。

安眠药在起作用,他的意识开始混乱不堪。

真正的慷慨淋漓也只限于底层的所谓,那次打架打的可真凶哇……

他不想回忆。

直至龙族人递给他范海辛的遗物告诉他范海辛并非战死沙场而是被贵族的马车撞死。

想……

范海辛的头骨裂痕里长出青苔,牙齿混乱掉落……只因被贵族的马车碾死而非战死……

……

他醒了,也死了。

窗外黎明再至。

——

痛心疾首,沙场点兵其实真的挺好。